聽到Vivian姨說要去參加畢業典禮幫Stephie搬行李當挑夫的時候,泡才有了『原來都要結束了』的真實感。

想當初泡剛去美國的時候,強烈的想家,泡媽陪泡搬行李去美國安頓,前後不到兩週就拋下泡自己回台灣了。開學第一天就讓從來沒開過車的泡自己駕車來回,回到家只剩下個人去樓空的景象,算時間只知道泡媽還在飛機上也不能打電話,留下的字條只讓泡當場就敵不過情緒,眼淚立刻潰堤。在什麼都必須要重新適應的環境裡,沒有一張熟悉的笑臉,從語言、人、課程、生活起居瑣事什麼都從零開始,想家卻是泡最大的障礙。泡還記得泡媽回到台灣下飛機後跟泡通的電話,講還沒兩句就被泡爸接去說「如果真的很想家,不能適應,爸可以讓你買機票馬上回來。」泡的眼淚都還來不及滴下來,泡媽馬上搶回話筒,鼻音濃濃的聲音「雖然媽也很想你,但是絕對不可以回來,要在那邊好好把書唸完。」剛開始過這種國際電話的頭兩個禮拜,幾乎就是在這種台灣美國兩頭哭,但是生活中掙扎難過還是得繼續掙扎難過的情況下渡過的。唉~ 爸,女兒真的很想你,只是咱家媽咪真的太過強勢了沒辦法。
結果是泡的四年多留學生活,每天都在過這種電話生活。別人和家裡的電話次數及時間會隨著留學經驗的增長而慢慢消減,只有泡,到大四要畢業每天和家裡通國際電話還是一打就一、二個小時。手機費最高紀錄曾經突破一個月二百七十五塊錢美金!! 所以每次泡的美國同學搖頭對泡說泡是「Mommy's Girl」「Daddy's Girl」的時候,泡都默默把這些話收起來當讚美~

bubbles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