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希望來這裡的人都能保持愉快的好心情,所以請不要隨便口出惡言。 如果你不喜歡泡的文章請自行離開, 如果有什麼建議請好好說, 如果你留言只是想罵人我會毫不猶豫的刪掉。

剛過完元宵,接到消息說一位長輩昨天下午去世了。
一下子,說不出話來,不能反應,像是所有的聲音和畫面都靜止了,然後很緩慢的拉長了停格的時間。
撥了電話過去,姊姊的聲音還是像往常一樣溫和有禮。
「妳沒問題的。」泡只能這樣說。

上一次見面,已經是在醫院。
還聊著想要回家過年,雖然金門總是風大。
還開玩笑的抱怨著醫院的效率問題,讓人老是在不同科診中間轉來轉去。
泡走出醫院的時候,還記得冷風中灑下的陽光,記得姊姊說,哪個通靈的老師說沒問題,可以撐過去的。
於是我們說著,再來探望。
為什麼離開的時候,總是那樣倉卒?

姊姊調適的很好,說著已有心理準備,慶幸走的應是沒有痛苦,替他感到高興。
雖然猜想還是強忍,但關心和問候也都說不出口了。
因為自己經歷的時候,面對那些擔心也只能回答「一切很好,請不必擔心」,所以泡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已經是孩提時候的記憶了,記得他體格很高壯。
難得見面會拍拍小朋友的頭頂,問說是不是長高了?
喜歡喝酒,有著不輸人的豪邁語氣,曾經和泡爸一起喝到掛,兩個人癱成一堆還說要續攤。
不笑的時候看起來很嚴肅,但其實是個很好相處的長輩,從來不擺架子。
總是找來許多美食,好像很喜歡人多熱鬧的氣氛。
許多年不見,沒想到再碰面會是在醫院,也沒料到會這麼快就道再見...

不知道離開的人會不會感到擔心? 會不會捨不得? 泡一直想問的...
面對逝去這麼近又這麼遙遠的我們,是不是真的學會不讓自己在說再見的時候後悔?
也許這真的還是一門太過深奧的學問,對生命體驗還不夠深厚的我們回答不出。
我們還只能停留在目送的階段。
那些畫面總是被拍的很唯美,走過橋的那一端,光線籠罩的時候,只是被接走了,只是走去了這段旅程的終點,結束對其他人的陪伴。
曾經聽長輩們提過,説總是會再碰面的,即使不是現在。總會再見到的,所以我們才說了「再見」。

離開的人已經離開,留下來的人還要好好加油。
為了下次見面時,仍能毫無愧懼的對你說,我盡力了,連同你的部分一起。

晚安,我的愛

創作者介紹

Along with My Life

bubbles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夏綠蒂
  • 記得社會學教授說
    雖然這位教授上課我都不認真聽
    可是那時這句聽得很清楚
    {再過十年你們每次收到的都是開心的喜帖,但是等你們到我這年紀時,你不會想再去拆那寄來白色的信封}
    人生真的有限ㄟ
    所以大家都是要努力的加油
    並且珍惜所有
    ㄎㄎ
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